香港牛磨王管家婆彩图新传密,香港六合马会开奖结果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资讯 >
中国能源口述历史]徐锭明(二)中国能源战略演变(上)
发布日期:2021-11-24 10:57   来源:未知   阅读:

  2006年年初,徐锭明应邀去讲战略。这是一家部队所属的战略研究中心,一位「海归」也在会上发言,他侃侃而谈,讲完国外能源战略后,随即说,中国没有能源战略。

  徐锭明很惊讶,直接回应他——你研究过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吗?知道每个五年计划都有能源战略的表述吗?中国不仅有能源战略,中国领导人还相当重视能源战略,中国专家也从未停止研究能源战略。

  随即,他由古及今、由外至中、旁征博引、纵论战略,台下一群专事研究战争、战役、战略的军官为他连连鼓掌。

  这件既反应性格又衬托渊博的往事,并未随风飘散,倒像一颗种子,落在徐锭明的心口,以至于15年后,他选择将「中国能源战略演变」作为口述历史第二个主题,让中国能源战略一路蜿蜒的脉络,在文字的记录中,再开一次花,结一次果。

  这个题目,徐锭明实际已经讲了20年,几乎清楚每一份文件的位置,每一句讲话的来由。但访谈前一晚,他还是凌晨一点半就起身准备资料,当日,又是四点钟下了床。

  右手炎症,疼得打了封闭,多年眼疾,又让他看不清楚,但见到他时,U盘里静静躺着几十份有出处、有细节、有观点的文件。他说,我这不是对你负责,是对历史负责。

  徐锭明《中国能源战略演变》口述历史分为上、中、下三篇,分别讲述「中国有能源战略」、「中国领导人重视能源战略」、「中国专家从未停止研究能源战略」三个方向。

  这篇长达10000字的口述,是其中的上篇。徐锭明将带我们进入他所亲历的能源世界,从「一五」到「十四五」,如同潜入丛林深处,看中国能源战略如何一步步演变至今。

  其间,有次序、有往事、有诗性、有哲思,有时代渗透的印记,更有因循历史脉络,看懂当下能源革命的逻辑。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听徐锭明讲能源战略演进史,不只是侧耳倾听已经过去的以及我们正在经历的时代,更是对他观察和感知世界方式的一次深度学习。

  由于许多往事在记忆长河封存已久,徐锭明特意嘱托,倘若时间、地点、人物有记忆上的偏差,敬请大家批评指正。

  我最早参加国家能源战略规划,是在「六五」(1981-1985)期间。这之前,我在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渤海分公司工作,也做海上石油规划。

  当时,中国石油工业部【注1】需要一个从事过海洋石油工作的人,1981年,就把我借调到计划司,在时任处长领导下,开始介入国家第六个五年规划。

  这一年,我35岁,是新来的年轻人,当时部门里年龄最大的、我所敬重的一位老革命,已经70岁了。这次调动,给我创造了一个开始系统学习和研究战略问题的机会。

  1988年,中国石油工业部被撤销,中国能源部【注2】成立,我依然在部里工作。

  闲暇时间,我系统研究战略学、战役学、战术学,学《老子》、抄《孙子兵法》,看毛选,研究俄罗斯……

  一路被多元的视角启迪,被经典中的论述启发,也被古往今来很多大战略家和得大智慧者启导,因此,对战略更加敏感,也有了更多的思考,八五(1991-1995)期间留下不少心得,也发表了不少文章。

  其中《关于制定八五石油政策的几点看法》一文,发表在1989年7月2日的《中国石油报》 上;《研究我国石油工业发展对策的思路》发表在《四川石油经济》1990年第五期。

  1992年,《中原石油经济》第二期刊登了我以《石油大战略,大石油战略——改革开放新阶段的思考》为题的文章。文中提出,中国石油工业应该制定与国民经济发展“三步走”的战略部署。

  当时,还发现了一些有趣的视角,比如古人讲,开门7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柴放在第一位,柴是什么,就是能源,腊月二十三,中国人有供奉灶王爷的习俗,灶王爷是谁,其实就是家里的能源部长。

  从古至今,中国从来不缺优秀的大战略家,不缺战略眼光和战略智慧,孙武、都是个中翘楚,而从「一五」到「十四五」,中国能源战略演进的脉络清清楚楚摆在那里,均有迹可循。

  他说:须知敌人的统帅部是具有某种战略眼光的,我们只有使自己操练的高人一等,才有战略胜利的可能;

  他说:我们不许可任何红军指挥员变为乱闯乱碰的鲁莽家,我们必须提倡每个红军指挥员变为勇敢而明智的英雄。不但有压倒一切的勇气,而且有驾驭整个战争变化发展的能力。指挥员在战争的大海中游泳,他们不使自己沉默,而要使自己决定的、有步骤的到达彼岸。指导战争的规律就是战争的游泳术。

  这些文字既美又直指战略的本质,和很多中外大家的思想,精髓一致,灵魂相通。

  比如南怀瑾有言,「知道变,而能应变,属下品境界,人在变之先,先天下将变时先变,上品境」”,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也说:「没有人有能力预测未来,预测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创造它。」

  事实上,对未来的感知,对变化的把握,以及在此基础上采取行动,正是我认为做战略研究和战略规划所必备的素质和基础。

  只有具有看向未来的眼光,才能对世界的变化、中国的变化做出准确预判,这也是我在研究能源战略问题时,一直以来的视角和准则。

  2003年4月,我履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局局长,期间编了4句话,总结我对能源战略的看法——时间上,看历史、看现在、看未来;空间上,看中国、看世界、看全球;发展上,看经济、看人文、看生态;战略上,看资源,看实力,看安全。

  2005年11月18日,亚太经合组织第十三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APEC)在韩国南部的釜山召开。

  我当时兼任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在时任主任带领下,与国家最高领导人一起赴韩参会。

  他说:「能源问题一直是全球性问题,与世界经济增长密切相关,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人类文明每一次重大进步都伴随着能源的改进和更替,要实现世界经济平衡有序发展,国际社会必须处理好能源问题。」

  这句话让我深受启发,并由此想到能源与文化和生态的关系——战略之下是规划,战略之上是哲学和文化。

  思考之后,我写下这样一句话:这一次的能源改进、更替和革命,将把我们引入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新时代。

  一年后,我开始主持十一五能源战略规划,这次的启发和思考,都在其中得以体现。

  我们当时提出,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做战略,不仅要考虑当代人的生存和发展,还要考虑子孙后代的生存和发展;不仅要考虑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需要,也要考虑人类生存和发展需要。

  但当时的中国,尽管当时环境问题已经非常严重,还在把更多关注点放在经济发展上,对于生态文明和可持续发展依然停留在纸面上。

  事实上,早在1972年6月,联合国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召开了人类环境会议。

  会议发表《人类环境宣言》,提出「只有一个地球」,揭开了全人类共同保护环境的序幕。

  1992年,联合国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会议发表《环境与发展宣言》和《21世纪议程》,第一次提出可持续发展的观点,确定了在保证满足人类社会、经济和科技发展的同时,把环境问题进行综合考虑的方针,并向世界敲响了绿色警钟。

  2007年3月1日,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联合国大会演说中发出警告称,「全球变暖所带来的威胁不亚于战争」。

  绿色环保成为了世纪和世界话题,但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未能足够重视它,所以,当2009年9月,人民日报发表《流泪的冰川》一文时,我印象极为深刻。

  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配了一张照片。照片中,融化的北冰洋冰川竟然呈现出一张流泪的哭脸,极有冲击力和震撼力。

  「流泪」的冰川 / 蔡肖兵《人民日报》2009年9月14日13版 / 图片来自徐锭明演讲文件

  还有一句,我非常喜欢—— 人人知道有来年,家家尽种来年谷; 人人知道有来生,何不修取来生福。

  它其实道出了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研究能源战略、调整能源结构、发起能源革命的本质,就是为儿孙「在种来年谷,在修来生福」。

  但针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社会诉求与实际进展速度之间的不匹配现象,却日益严重,不止中国,全球都面临能源需求和碳排放量快速增长的现实。

  2019年,《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发布,其首席经济学家戴思攀表示,世界正走在一条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上。

  事实上,第一个五年计划之前,中国的确是没有能源战略,但从「一五」开始,国家五年规划中正式出现有关能源战略的表述,只不过,一直到「五五」,基本上都是围绕区域性能源项目展开。

  「一五」期间(1953-1957),中国能源规划以建设火力电站为主,同时利用已有资源条件,进行水力电站的建设工作;煤矿工业发展必须适应工业和运输业发展的需要,适当地照顾到居民需要;大力勘察天然石油资源,同时发展人造石油,长期积极努力地发展石油工业。

  「二五」期间(1958-1962),确立了以水电为主、火电为辅的长期建设方针;发展天然石油和人造石油齐头并进的方针;以建设火力电站为主,努力发展石油工业。

  「三五」期间(1958-1962),提出煤炭开发重点,在南方是贵州,在北方是河南和徐淮地区;石油开发:一是开发以山东东营地区为中心的华北油田;二是在四川地区开发天然气;三是进行大庆油田第二阶段开发。

  「四五」期间(1971-1975),开始加速石油、天然气、水电的开发,提出积极改变燃料构成、积极发展煤炭,大力加强西南、西北、豫西等地区煤炭基地建设;集中力量建设江汉油田,大力勘探和开发陕甘宁地区的石油。

  「五五」 (1976-1980)对项目的规划更加具体,电力工业要重点抓好湖北的葛洲坝、湖南的东江、广西的大化、贵州的天生桥、青海的龙羊峡等大型水电站的建设,并重点搞好吉林霍林河、山西大同、河北开滦、河南平顶山等大型坑口火电基地的建设;

  煤炭工业重点抓好两淮、平顶山、六盘山、霍林河、开滦、大同、兖州、徐州等煤炭基地。

  但到了「六五」 (1981-1985), 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能源战略开始从项目思维中跳脱出来,有了更大格局,

  在这个五年规划中,国家第一次提出大力抓好能源节约,加强能源开发,以适应国民经济增长的需要;第一次提出要因地制宜、多能互补、综合利用、讲求实效的方针,努力搞好农村能源的合理使用和节约。

  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化?因为文革之后,国家经济困难,诸多矛盾暴露,需要站在更全局的视角、用更富格局的思路,来考虑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

  自此之后,中国能源战略,无论叠加内容还是梳理方向,基本都以六五规划为蓝本,不断更新迭代。

  「七五」(1986-1990)期间,中国能源战略中,首次出现坚持开发和节约并重的方针,并提出集中必要财力、物力,在价格、税收、信贷等方面采取措施,加快能源生产建设,大力降低能源消耗,争取使能源紧张状况逐步有所缓和,继续贯彻因地制宜、多能互补、综合利用、讲求实效的方针,努力搞好农村能源的合理使用和节约。

  「八五」 (1991-1995),能源开发和节约并重的方针继续被强调,并把节约放在了更突出的位置上。

  与此同时,开始提出因地制宜、水火电并举和适当发展核电的方针,并加快统配煤矿的建设,同时促进地方矿、乡镇矿的改造和提高,贯彻稳住东部地区、发展西部地区的方针,有步骤地加强农村能源基础设施建设。

  后来,我向党组提出建议,不能只在表面上提农村能源的基础设施建设,必须要有单独的农村能源规划,这一点被党组采纳,落实在之后的行动中。

  「九五」(1996-2000)时期,中国能源战略变得更加丰富,除了继续延续坚持节约与开发并举,把节约放在首位外,一些新的指导思想也开始出现,比如大力调整能源生产和消费结构理顺能源产品价格等。

  其中最明显的里程碑变化,是「石油储备」的提出(点击链接延伸阅读:中国能源口述历史:徐锭明(一):我与中国石油战略储备的那些往事),成为中国石油战略储备的发端。

  除此之外,加快农村能源商品化进程,推广省柴、节煤炉灶和民用型煤,形成产业和完善服务体系;因地制宜,大力发展小型水电、风能、太阳能、地热能、生物质能,也在九五期间变得更加更加明确。

  在此基础上,延续之前能源战略的核心内容,「十五」(2001-2005)言简意赅地概括了这一阶段能源工作的重点——

  发挥资源优势,优化能源结构,提高利用效率,加强环境保护;以煤炭为基础能源;实行油气并举;积极利用国外资源;建立国家石油战略储备;加强城乡电网建设,推进全国联网;适度发展核电;推广能源节约和综合利用技术。

  十五期间,我已在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注3】工作,2003年做了能源局局长, 2005年4月又兼任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也因此得以主持第十一个五年计划(2006-2010)中关于能源战略专题的研究和规划。

  节能优先、效率为本,煤为基础、多元发展,立足国内、开拓国外,统筹城乡、合理布局,依靠科技、创新体制,保护环境、保障安全,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稳定、经济和清洁的能源保障,以能源的可持续发展和有效利用支持我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似乎更加简洁,但实际上,内容则变得更加复杂和详细。

  当时,之所以要提出石油、天然气要充分利用国内外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实施“走出去”战略,积极参与世界油气资源的开发,是因为中国石油需求已经超过国内生产能力,而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还在不断提高,石油需求必将继续稳步增长。

  所以,我们提出在做好石油节约与替代的同时,必须走出国门,积极参与世界油气市场的开发和资源分享,扩大能源对外贸易和投资。

  另外,随着中国能源工业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电力、煤炭、新能源等领域在技术、装备和服务等方面的国际比较优势逐步增加,外汇储备充裕,开拓海外市场,在世界范围内谋求更大发展也成为现实可能。

  而当时保护环境、保障安全,已经成为未来经济社会发展对能源的两大基本要求。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我们做战略,不仅要考虑当代人,还要考虑子孙后代的生存和发展,考虑民族和人类的生存和发展。

  这就要求中国要强化节能,提高能效,全面建设节能型社会。从可持续发展和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全局高度,根本解决国内能源资源缺乏、能源建设任务重、环境压力大、安全隐患多、能源效率低等重大问题,所以必须切实调整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控制高耗能产业发展,改变人们的观念和生活方式。

  这个时候,我们显然已经意识到——能源发展中遇到的资源和环境约束,已经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模式提出了新要求。

  大家非常清楚,绿色发展不仅关乎未来中国的前行步伐,也将为国家长期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而科技发展将成为其中的最大助力。

  2012年,我已在国务院参事室任参事,也是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这年1月16日,总理要在阿布扎比举行的第五届世界未来能源峰会开幕式上发表讲话,我参与了初稿的起草工作。

  总理在当时的讲话中说:「科技决定能源未来,科技创造未来能源。从长远看,最终解决未来能源问题,并不取决于对能源资源的拥有,而是取决于对能源高科技的拥有,取决于能源科技革命的突破性进展。」

  「十二五」之前,中国能源战略演变的整个脉络里,2009年是一个关键年份,我认为,它可以算得上中国的低碳元年。

  这一年8月27日,第11届全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0次会议通过《关于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决议草案》的议案,这是中国第一个与气候相关的法律决议。

  要立足国情,发展绿色经济、低碳经济,这是促进节能减排,解决我国资源能源环境问题的内在要求,也是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创造我国未来发展新优势的重要举措。研究制定发展绿色经济、低碳经济的政策措施,加大绿色投资,倡导绿色消费,促进绿色增长。要紧紧抓住当今世界开始重视发展低碳经济的机遇,加快发展高碳能源低碳化利用。

  这是第一次,在决议文件里出现「高碳能源低碳化」的字眼,也是第一次提到,中国要建设低碳型工业建筑和交通体系,大力发展清洁能源汽车轨道交通,创造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新的经济增长点。

  紧接着,9月2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开幕式,我国向世界宣布中国要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大力发展绿色经济、积极发展低碳经济、循环经济;加快发展高碳能源低碳化利用和低碳产业。

  两个月后,11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继续研究部署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决定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并制定相应的国内统计、监测和考核办法,努力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社会。

  这几件连续发生的事情,让我感触颇深,这一年年底,我写了一篇文章,认为2009年堪称中国低碳元年。

  第二年1月16日,观察家年会举行,我在年会演讲中再次提出,以上述三次会议为标志,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低碳发展元年,后来,这个提法被很多人引用和转述。

  话说,当我在《关于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决议草案》里第一次看到「高碳能源低碳化」时,非常惊讶,十分感佩,觉得起草这份文件的人,一定是能源行业的高级专家、老专家、大专家,因为一般人,写不出来,于是期待有朝一日能找到他。

  不久,有人请我到大连理工大学讲课,我在课堂上提到这句话,也提到自己正在寻找文件最初的执笔人。

  课讲完后,时任大连理工大学校长走过来,握住我的手,说,锭明啊,初稿就是我写的。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连连说,克昌同志,我终于找到你了。

  从那以后,我在对煤炭的认知和论述中,加上了这样几句话——污染的煤炭清洁化利用,有害的煤炭健康化利用,黑色的煤炭绿色化利用,高碳的能源低碳化利用。

  从「一五」到「十二五」,中国能源战略一路演变,到了2015年,中国国民经济发展开始进入第十三个五年计划。

  这年10月26至29日,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并确定了十三五期间的能源总方针——推动低碳循环发展,建设清洁低碳安全、有效的现代能源体系,实施近零碳排放区示范工程。

  我眼睛不好,不看电视,但每天晚上都听儿歌,为了让更多人明白这个总方针的核心含义,我编了一首儿歌——

  一句话分三段,段段都有碳;碳排放趋近零,目标大如天;促革命应气变,做出大贡献;中国人有志气,美丽中国建。

  如期建小康,红线不能迈;全面不全面,关键在生态;绿色是方向,生态是红线;学好两山论,保护好河山;美丽中国梦,百花生态园。

  积极构建智慧能源体系;加快推进能源全领域、全环节智慧话发展,提高可持续自适应能力;适应分布式能源发展,用户多元化需求,优化电力需求侧管理,加快智能电网建设,提高电网与发电侧,需求侧交互响应能力;推进能源与信息等领域新技术深度融合,统筹能源与通信,交通等基础设施网络建设,建设源-网-荷-储协调发展,集成互补的能源互联网。

  结合总方针和具体规划,我又总结了能源工作者身上的4个担子——绿色发展践行者、生态红线守护者,无碳能源开发者、持续发展推动者。

  当时,新疆一位做煤炭清洁利用的民营企业家到我办公室,我把这几句话写好送给他,他回去后,做成了标语,订在墙上。自治区领导来考察,说这个标语好啊,他也很老实,说是能源局老局长写给他的。

  这期间MIT(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发表文章,说在研究世界能源结构的重构,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就研究过。

  以可持续发展为起点,未来能源发展,必然会呈现这样的走势——能源资源多元化、能源来源属地化、能源技术智能化、能源生命数字化、能源生产分散化、能源联网共享化、能源利用高效化,能源使用便利化、能源服务普遍化、能源经济低碳化。

  这就要求能源的开发利用,要因地制宜、多元开发、因需制宜、各得其所,因能制宜、各尽其用,因时制宜,梯级利用。

  这句话最早其实来自中国能源专家吴仲华教授,彼时,他提出了「分配得当,各得其所,温度对口,梯级利用」的能源高效利用十六字原则,也成为我引申发挥的基础蓝本。

  「十三五」规划的亮点是智慧能源,智慧能源就是再生式能源、分布式能源、民主式能源、信息式能源、能量式能源、共享式能源,它的推进和建成,必将构能源业态,重构能源市场,重构能源安全,重构世界能源版图,重构世界能源话语权。

  2020年10月29日,党的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召开,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

  第一,改革创新是发展的根本动力;第二,十四亿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是根本目的;第三,高质量发展是根本的保证,这三个根本需要靠「三化」来实现,即绿色化、数字化、国际化。

  在此基础上总结能源总方针,我认为两句话就能概括——用科技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用绿色完成能源革命目标。

  这年6月13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研究中国能源安全战略,提出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同时强调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寻能源发展之道,还原能源商品属性。

  其实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后面两句话,比 「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更加重要,前者是「器」,后者才是「道」,它有力指导了「构建现代能源体系推进能源革命、建设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提高能源供给保障能力」的方向和行动。

  尤其是「还原能源商品属性」,近期一系列能源形态的提价,其实都与此紧密相关。

  根据十九届五中全会的精神,我把能源工作将面临的未来,总结为「两浪两破、两生两死、两新三主」。

  两浪即「绿色化之浪,智能化之浪」,怎么破?碳中和破绿色化之浪,数字化破智能化之浪。

  两生两死是「绿色化者则生,高碳顽固者死」;「数字化者则生,固步自封者则死」。这里的死不是单纯的死亡,而是退出历史舞台。

  而两新则是指「能源发展进入新阶段,二氧化碳已经倒计时;能源改革进入新关头,要还原能源商品属性」。

  三主即「绿色化主战场发展可再生能源,双循环主动脉发展分布式与智能网,高质量主力军是两化进一步融合,建设能源互联网」。

  有人可能会觉「3060」碳达峰、碳中和的提出很突然,但其实它们一直在党的方针里一脉相承,安排都是一步步地,方针都是连续性的——第一要全面推动能源革命;第二要主动摆脱煤炭依赖;第三要自觉跨越油气时代;第四要热烈拥抱零碳未来;第五要深度实现两化融合。

  而要实现「3060」目标,我也有几句话送给大家,即早达峰者早主动,早中和者占先机,达峰中和拼科技,战略转型看绿色,总结起来,就是早主动、占先机、拼科技、看绿色。

  中华人民共和国石油工业部,是国务院曾经设立过的一个部门。1955年7月,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决定,在石油管理总局的基础上成立石油工业部。1988年6月,石油工业部被撤销。

  中国能源部一般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部。 中华人民共和国能源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于1988年政府机构改革中成立的一个组成部门。1993年,能源部成立五年之后在新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中被撤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为负责研究提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战略、规划、总量平衡、结构调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原组成部门,2003年3月,根据《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决定》,改组为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

  《石油大战略,大石油战略——改革开放新阶段的思考》中原石油经济1992年第二期

  《研究我国石油工业发展对策的思路》 四川石油经济 1990年第五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财经资讯 教育新闻 社会新闻 女性生活 社会文化 时尚新闻 旅游新闻 科技前沿 金融新闻 大咖名流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