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牛磨王管家婆彩图新传密,香港六合马会开奖结果
当前位置: 主页 > 星声星语 >
小说《天官赐福》男主角之一)
发布日期:2021-11-24 10:58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详情

  点击“不再出现”,将不再自动出现小窗播放。若有需要,可在词条头部播放器设置里重新打开小窗播放。

  绝境鬼王,“血雨探花”。衣红胜枫,肤白若雪,右眼戴着一只黑色眼罩,妖艳动人,银蝶追逐在衣襟袖间。幼时为谢怜所救。后在铜炉山蛊城中用了十年铜炉成为鬼王。后建立了鬼市,是鬼市城主,非常富有。谢怜第三次飞升后与他再遇。

  原创作品《天官赐福》,作者墨香铜臭,于2017年6月16日开始连载,现已完结,不定期精修全文中。

  八百年前,谢怜是金枝玉叶的太子殿下,风光无限的天之骄子。谁知一朝得道飞升,成为万人供奉的武神,却是急转直下,一贬再贬贬无可贬。八百年后,谢怜又双叒飞升了。这一次没有信徒也没有香火,某日收破烂归来的路上,他将一个神秘少年捡回家中,而这少年,便是那位三界谈之色变的鬼王——花城。

  【绝境鬼王】:妖魔鬼怪分为四种等级,“恶厉凶绝”。绝境鬼王用来称呼达到最可怕的“绝”级别的大鬼。

  【四大害”】:是令上天庭和中天庭都非常头疼的四个鬼界的混世魔王——“黑水沉舟,青灯夜游。白衣祸世,血雨探花。”

  【血雨探花】习促阿:一身红衣,常随血雨腥风出现。一天端了一只鬼的老巢,漫山下了血雨,看见一朵路边花被血雨打得凄惨,偏伞挡了一下。

  【很轻的两声笑。像是个年轻的男人,又像是个少年。来人对他伸出了一只手。指节明晰。第三指系着一道红线,在修长而苍白的手上,仿佛一缕明艳的断精洪缘结。】

  【来人手上戴着一双银护腕。这护腕华丽精致,花纹古拙,其上雕着枫叶、蝴蝶、狰狞的猛兽,颇为神秘,也不似中原之物,倒像是异族的古物。堪堪扣住这人手腕,显得精炼利落。

  那双小黑皮靴收得紧紧,往上是一双修长笔直的小腿,走起路来,煞是好看。黑靴侧面挂着两条细碎的银链,每走一步,银链摇动,发出清脆的叮叮声响,煞是好听。

  这脚步漫不经心,带着轻快,更像是个少年。然而,他每一步却都又成竹在胸,好像没有任何人能阻碍他的步伐。】

  【谢怜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红衣少年的残影,若邪绫便穿了过去。那少年竟是破碎为千只银蝶,散成了一阵银光闪闪的绚烂星风。】

  【这是一只右手,修长而苍白, 指节分明,第三指系着一道红线。在漆黑光亮的木盅衬托之下,白色更加苍白,红色更显明艳。

  红云一般的纱幔之后 ,沉默不语地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是三郎。依旧是衣红胜枫,肤白若雪。婆灶试依旧是那张俊美异常,不可逼视的少年面容,只是轮廓更加明晰,褪了少年人的青涩,更显沉稳从容。说这是一一个少年,却也能说,这是一个男人。

  他眉宇间那一段狂情野气,不灭反骄。依旧是明亮如星的眸兰妹提茅子,眸光沉沉,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谢怜。

  【之前少年形态,花城都是歪歪束着长发,此时却是红衣掩映,黑发披散,俊美之中妖气横生。只有右侧结了一缕极细的小辫,以红珊瑚珠坠角,却带了几分俏皮。护腕是银,靴链是银,腰带也是银,腰间悬着一把修长纤细的弯刀,弧度圆滑诡谲,也是银。刀身修长,人也修长。他虚倚在半开的红纱之旁,抱着手臂,一脸似笑非笑,道:“哥哥,你赢了我。”】

  【发丝极黑,肤色极白,面颊右侧一缕极细的发结成小辫,一道红线精心编结入理。这是谢怜第一次发现,他额心上方有一个小小的美人尖,衬得脸庞更精致好看。而那被黑色罩住的一只眼带来几丝杀气,冲淡了这份精致,使他的好看达到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平衡。】

  【身后那施施然而来的少年,正是花城。他又把黑发束成了一个歪马尾,上身白色轻衣,红衣扎在腰间,袖口挽起,露出苍白却结实的手臂,以及手臂上的刺青,一走路,靴子上的银链子叮叮清响,十分随意,仿若邻家二九少年郎,却也十分潇洒。他咬着根小野草,对谢怜笑道:“哥哥。”】

  【只见这少年约莫十六七岁年纪,衣红胜枫,肤白若雪,双眸明亮如星,含笑斜睨着他,俊美异常,神色间却莫名有几分野气。黑发松松束着,略有些束歪了,看起来极为随意。】

  【他神色戏谑,却莫名有一派无所不知的泰然自若。虽是个少年人的声气,嗓音却比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儿要略为低沉,甚是动听。】

  【如此近看,更觉得这少年俊美得惊人,而且,是一种隐隐带着攻击之意的俊美,如利剑出鞘,夺目至极,竟令人不敢逼视。】

  【这少年说话的神情和调调都十分有意思。他时常在笑,可真难说他那笑容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在嘲讽对方心智有障。】

  【三郎嘴角翘了翘,并不说话。不知是不是因为胡乱睡了一晚,他今天的头发束得更歪了,松松散散的,十分随意,可事实上,也十分好看,随意而不凌乱,倒有几分俏皮。】

  【烈日当空照,那少年把红衣外袍脱了下来,懒懒散散地遮着太阳,神色慵懒中带点厌倦。他皮肤白皙,发丝漆黑,红衣这么一遮,遮在脸上,眉眼更显绝色。】

  【他一身利落的武者打扮,身形颀长,却又仿佛新竹拔节,不失少年人的青涩之感。黑衣如墨,发亦

  如墨,束起。腰悬一刀,修长。他缓缓抬首,脸上也罩着一张雪白的面具,面具上,是一张弯弯的笑

  【这孩子大约不过七八岁,当真是又瘦又小的一只。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小小的身体在他手臂里瑟瑟发抖,像是什么动物刚出生的幼崽。然而,那满头扎得乱七八糟的绷带缝隙里,露出一只极大的黑眼睛,眼里倒映出了一个雪白的影子,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仿佛什么别的都看不到了。

  天生异瞳,右眼是红色,被视为异类,为人时饱受欺凌,憎恶世界,不懂活着的意义。

  十岁那年有天被打得受不了想自杀,特地挑上元祭天游期间跳墙。爬上城墙后看见扮作悦神武者的谢怜后忘记自杀,又因想看清靠得太近,不小心掉了下去,被谢怜接住。

  之后被谢怜暂时安置在太苍山仙乐峰仙乐宫,不料初上太苍山便招来了怨灵,引得太子殿失火。当晚逃出皇极观,下落不明。

  三年后,仙乐大乱。仙乐与永安交战之际,进入军队为谢怜效忠,之后为谢怜战死。死后魂魄被假道士抓走封入花灯,被拿去卖钱时,巧遇战败后落魄的谢怜。与十几个花灯一起被谢怜买下放生后,却心存执念不肯离去,以鬼火的形态留在了人间。

  此后一直悄悄跟着谢怜,眼见谢怜被百般折磨百剑穿心,在极度痛苦之下化为厉鬼,有了人形。在谢怜计划召唤亡灵发动第二次人面疫向永安复仇时,以无名黑衣亡魂的形象追随谢怜;在谢怜最终选择坚守本心,决定不惜一切中断已经快要爆发的人面疫时,主动替他承受亡灵的反噬诅咒,面对可能魂消魄散的结局。

  后来,快烟消云散的残魂飘到了铜炉山,恰好遇见意外进入铜炉山的一批活人。他带着那帮活人逃了许多天,还是被万鬼围堵逼进死路,此刻唯有炼出血器才能杀出重围,而最保险的祭品就是活人。他却突然发狂挖了自己的一只眼睛,以此为代价炼出了弯刀厄命。本神志不清的魂魄因此彻底清醒过来,扛过了万鬼围堵。

  花城在铜炉山修炼成绝后,一边发展势力,建立鬼市成为鬼市之主,另一边一直在寻找谢怜,却屡屡错过。八百年后谢怜第三次飞升,终于在与君山“鬼新郎”一事中与谢怜重逢。后与谢怜一起寻找半命关真相,事毕把唯一的弱点——自己的骨灰,制成戒指赠予谢怜。此后,花城一直陪伴谢怜,在谢怜调查各种事情真相时给予他鼓励与支持,并在此过程中不断拉近与谢怜的关系,彼此越来越亲密。

  待到铜炉山重开,神界众人为阻止下一个绝出世,共入铜炉山时,谢怜发现万神窟并知晓了花城过往的身份,深感花城挚情,二人互通心意。在白衣祸世的真相水落石出后,花城带走被软禁的谢怜,并在谢怜与真正的幕后主使战斗之际,渡给谢怜大量法力,助谢怜打破咒枷、直面敌人。谢怜虽险招取胜,但花城因法力透支而化为万千银蝶四散而去,直至一年后花城重塑肉身,二人才得以在上元节重逢,至此佳偶天成、深情隽永。

  “这些旁人口中的稀世珍宝,怎么都如此耳熟,而且都如此凄惨。不是花城踏脚的凳子,就是他铺地的摊子;不是被他拿来消遣,就是被他弄不见了!想来也是。这世上还会有什么稀世珍宝,是花城没见过、也弄不到的呢?”

  “花城过往从不以真容示众,频频地更换皮相,导致连鬼市群鬼都弄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

  “人们拜神,祈求保佑,远离妖魔鬼怪的侵袭,神官们这才有了许多信徒。然而花城一只鬼,在人间居然也有数量庞大的信徒,几乎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

  “那花城上天入地道古论今,时而斯文,时而恶毒,时而强硬,时而精辟,时而诡辩,当真是,钢牙利齿滴水不漏,旁征博引妖言惑众。数位文神被他从天骂到地、从古骂到今,气得一口血瀑直冲云霄。”

  “那神像立在一一个拱门形的窟洞里 ,身形修长,仪态大方,姿势优美,右手按在腰间长剑的剑柄上,连衣褶的流线都雕的十分精致。”

  “这画像,画的乃是一名身着华服、戴黄金面具的男子,一手仗剑,一手执花。笔力绝好,用色清绝艳绝。”

  “他竟是在做一面门扇。而且做得大小刚好,齐整美观,削面十分光滑,手艺竟是极好。”

  “书写字迹也粗拙狂乱,毫无笔法可言,仿佛是谁喝醉了以后提着大斗笔、怀着满腔恶意一挥而成, 又被一阵歪风邪气吹过,终变成了这么个德性。”

  谢怜微微扬起脸,他没感觉到雨打人面,反而感觉到什么轻柔至极的东西拂面而过。一伸手,接住,低头看看,那静静飘落手心的,竟然是一片小小的殷红花瓣。

  弯刀的刀柄处,雕着一只银眼睛。这只眼睛的花纹不过是几条银线组成的,然而虽然简单却极为传神,若有生命。

  甚为瑰丽,金色华盖垂下精致的流苏和飘逸的红色纱幔。抬着步辇的,竟是四具骨架异常高大的黄金骷髅,每一具骷髅头骨边都漂浮着几团悠悠的鬼火,转来转去,似乎是用照明的

  翻手一扇,一道劲风挟着数点银光袭来,竟是一排又一排的金箔,片片纤细,锋芒锐利

  连接两人的第三指。这根线不会断,不会短。线没断,就知道另一端的人没事。除非人没了,否则,就一定可以顺着这根线找到红线另一头的人

  将谢怜的一颗红珊瑚珠耳坠收藏在身边八百年之久,并特意编了一条辫子来缀着。

  花城的生辰八字本就凶险至极,吉则吉破天,凶则凶穿地。出生时又恐怕吸收了铜炉山散掉的全部厄运,命格成了天煞孤星,估计活不过十八岁。死后由凡人鬼魂成为绝境鬼王,兼之修炼纵运之法,最终由凶转吉。

  为谢怜建千灯观,中秋节上赠其三千明灯,助他点灯大会夺魁。后来上元节花城回归时,又点亮三千盏长明灯。

  【谢怜道:“你怎 么能在这种地方胡乱买卖?别说这种无知小儿了,就是大人买了你这邪里邪气的花灯也要倒大霉,说不定就被冤魂缠上了,岂不要酿成大错?就算你非要卖这种东西,也应该到专门的地方去卖啊。”

  那老者道:“你说得轻巧 ,哪有专门卖这些的地方!大家不都是路边随便找个地方摆摊吗!”】

  【谢怜缓缓撑开那伞,雨珠噼里啪啦地打在伞面之上。地上那少年听到这声音,以为有人走近,微微一动。但可能想到有人来了 也不关他的事,又躺了回去。 谢怜把打开的伞放在门口 ,那少年听声音一直没有消失,大概终于奇怪了,起身出来一看,就看到了一把红伞斜斜搁在雨中地面上,仿佛一朵孤零零盛开的红色的花,当即愣住了。】

  那三十几位神官有的以眼神交流,有的低声说话。须臾,站出一一人,微笑道:“太子殿下以往占的洞天福地也不少了,这一个,不如就让给我们吧?”】

  【闻言,三郎嘴角微弯。那笑容说不清是什么意味,只听他道:“好啊。”说着,便朝他伸出了一只左手。】

  【却见一人慢悠悠走了过去,随手一捉,便把那蛇的七寸捏住了,左手提起来。】

  【谢怜若无其事地又倒了两碗水,正准备也坐下来,看到三郎挽起的袖子,手臂上有一小排刺青,刺着十分奇异的文字。三郎注意到他的目光,把袖子放了下来,笑道:“小时候刺的。 ”】

  【少顷,他想起来了,眼睛一亮,道:“三郎,你手上!” 他一把抓住花城小臂,将他袖子拉起,欣喜道:“就是这个!”

  二人在菩荠观共同生活的那段日子里,有一天,谢怜在他手上看到过一个文字刺青,似乎是什么异族文字。当时他心里还琢磨过,却万万没想到,那压根不是什么“异族文字”,原来,只是他的名字!】

  【黑水鬼蜮的海面上,烈焰丛生,火光并水光乱舞,水面下传来鬼哭狼嚎之声。

  谢怜突然汗颜:“我们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黑水的地盘,在他这里瞎搞,没关系吗……”

  【在作者最初的构想中,“相比起一个充满复仇欲望的鬼魂,花城更像一个在道长哥哥打坐时捣乱的小狐狸精……他懒懒的躺在石头上晒太阳,软软的,毛茸茸的红色尾巴去蹭道士哥哥的手,然后再突然把尾巴抽回来藏在自己胸口仿佛无事发生。”】

财经资讯 教育新闻 社会新闻 女性生活 社会文化 时尚新闻 旅游新闻 科技前沿 金融新闻 大咖名流

Power by DedeCms